襄渝之友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167|回复: 1

要命的马桑果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4-30 17:11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要命的马桑果
1971年5月23日这一天,对参加修建襄渝铁路两个多月的原铁道兵5847部队学兵九连来说是极不寻常的一天。
天还没亮,大约五点钟左右,几声清脆的哨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,把全连人员从睡梦中叫醒。炊事班已经做好了早餐,简单的早餐几口就吃完了,然后就出发上山扛烧柴。
这些烧柴是连里派十二班的九个人提前上山砍好的,军代表薛永就班长带队,为了保证大家的安全,他还申请部队领导批准:带了一支五六式半自动步枪。司务长给他们发了一袋面、三笼馒头和两箱军用猪肉罐头,他们自带油盐酱醋和碗筷餐具。翻了两座山岭之后,来到一个有人家住户的地方,他们找到了当地的大队支书说明了情况,请老支书给予帮助,五十多岁的老支书非常热情,给他们在家里住房多的社员家里安排了住宿和做饭的锅灶。又在许多社员家里借来了斧头和砍刀,给他们每个人配发了一把斧头一把砍刀,还派了两名社员给他们做向导,这两个人指导他们将树砍倒时要顺山放倒,尽量选择一些大小合适的青冈木树,太大了扛不动,太小了又不够重量,砍下来一片之后,他们就把这些木杠子砍去枝杈,拖到路边集中到一块,连里组织人来扛时,也方便寻找。他们安排两个人负责做饭,另外七个人在山上连续砍了八天,才砍够了全连一百八十多人去扛的烧柴,(炊事班除外。)
五十年之后的今天,回想起朴实厚道的老支书和两位社员向导,他们心里还是热呼呼的,充满了感激之情。十二班的汪俊远战友参加了那次砍柴行动,他回忆了以上情况。
出发了,大家跟着砍柴的人,高一脚低一脚的行走在上山的羊肠小道上,快到山顶时,天色才渐渐亮起来,人也有些精神了,又翻过一座山岭之后,才到达扛柴的地方。连里规定每人最少要扛40斤以上,回来以后要过秤称重,扛得多的连里给予表扬,扛得太少的,即使不批评脸上也不光彩,所以,年轻人的好胜心促使每个人都扛的不少。
到达目的地后,喘口气,捡一根合适的木杠子扛上就走,树梢上飞来飞去的鸟儿和山坡上盛开的许多不知名的花儿,他们也顾不上欣赏,还得抓紧时间赶路,返回时,仍然要翻越两座山岭,越走越累,越扛越沉,木杠子直往肉里钻,换了左肩换右肩,又累又渴又饿,身上的汗水把脊背已经湿透了,当走到我们驻地后面的山坡上时,有人看见当地老乡吃一种紫红色的野山果,(后来才知道,这种野山果叫马桑果,其籽有剧毒,可致人丧命,当地老乡只是咽一点儿果汁之后把籽就吐了,所以,就没问题。)而我们却不知道其中的玄机,于是,大家如获至宝大把大把地吃了起来,以此来充饥解渴,味道有些酸甜,有的人吃的多,有的人吃的少。有的人连籽咽下,有的人则把籽儿嚼碎咽下,可怕的事情发生了,吃的多的人和把籽嚼碎咽下的人中毒了。
在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马桑果是怎样一种野果;据药典介绍,马桑果是一种有毒的植物,主要是其籽有毒,成熟时由红变紫黑色,一旦吃了马桑果,一小时左右就会出现反应,早期表现为腹痛、恶心、呕吐、头晕、胸闷等症状,然后会烦躁不安,血压升高,呼吸加快,牙关紧闭,全身抽搐,严重可发生脑水肿,呼吸抑制,心跳骤停而死亡。马桑果中毒没有特效药物,一旦中毒要抓紧时间就医,先进行催吐,洗胃、导泻,把还没有消化吸收的马桑果吐出来,或排泄出来,减少毒素的吸收。
已返回连里和还在路上的十多位战友在不同的地方相继倒下了,连领导立即组织人员进行抢救,沿途寻找。张占学、孙国庆、张洪义最先倒下,没中毒的人员,抬着中毒的战友直奔沙沟部队卫生所,时间就是生命,一场生死搏斗开始了,十万火急,刻不容缓。
从早晨五点多出去到回来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,战友们一天没吃没喝,已经非常疲乏了,这时候拼命也要把战友送到沙沟部队卫生所进行抢救,把中毒的战友送到沙沟部队卫生所后,医生用开口器将中毒者的嘴强行撬开,掏出口腔里的异物,然后用手指头抠嗓子眼,让中毒者把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,减轻毒性,挽救生命。在沙沟部队卫生所处理完毕,没有生命危险再送蜀河部队卫生队治疗。
当时,沙沟部队卫生所没有那么多床位,十几个人都躺在地上,昏迷,抽搐,牙关紧咬,医生一个一个地撬开嘴进行抢救,看到中毒战友痛苦的样子,救援的战友们流着眼泪安慰他们。
在抢救过程中,孙国庆和张洪义等人的门牙被撬掉了,那是他们中毒严重,牙咬得太紧,若不尽快撬开嘴就会被憋死,他们虽然失去了两颗门牙,却保住了性命。
夏福军是往沙沟部队卫生所送中毒战友的人之一,到沙沟部队卫生所不一会儿,他就昏过去了,醒来时,已经躺在部队卫生所的病床上了。
据中毒者李新生战友回忆当时的情况;
我刚从山上回到驻地,就看到几个人抬着孙国庆往外走,有人问我,你吃了吗?我说吃了,连长说;你也跟着去沙沟部队卫生所,走到沙沟下坡时孙国庆又开始抽搐了,我们把担架放下,给他压了几下,把孙国庆的鞋也弄丢了。到了沙沟部队卫生所,看到几个人正在进行抢救,这下把我吓坏了,又过了一会,夏福君开始抽搐了,这下把我吓得坐到了地上,随之我也开始抽搐了,后面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据中毒最重的孙国庆战友回忆当时的情况;
当我走到我们驻地后面的山上时,估计是下午三四点钟,我看到当地老乡在吃一种野果,当时机场辘辘,又渴又饿,放下木柴,不管三七二十一大把大把地吃了起来,吃完后拖着木柴一溜小跑下山了,回到驻地就觉得头晕,恶心,想吐,不到半个时辰就吐了,呕吐过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,怎么去的卫生队,何时把牙撬掉的我一概不知。
不知道昏迷了几天,当我清醒过来后,看看周围,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,慢慢走出病房,才知道这是在蜀河部队卫生队,听军医讲了以后,才知道我是吃马桑果中毒,因抢救及时才保住了性命。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4-30 17:13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开饭时看到香喷喷的馒头,拿起馒头就是一口,可把我疼坏了,这才感觉到满嘴都是血,两颗门牙也没了,上下牙齿全都活动,没办法,只好喝点儿稀饭,住院十天左右,一个馒头都没吃。出院那天,医院帮我找了个顺路船,我光着脚站在船头上想了一路,这些天就像做了一场噩梦,我还活着,差一点就交代了,不知不觉眼泪就淌下来了,我真想大哭一场,又怕船上人笑话......。
我首先要感谢我的战友们,在当时没有汽车的情况下,在坎坷不平的土路上,一路劳苦,把我先送到沙沟部队卫生所进行抢救,然后再送到十多里外的蜀河部队卫生队治疗。也感谢部队卫生队医护人员的精心医治,才有了我的今天,获得了第二次生命。
因饥渴而吃马桑果,因吃马桑果而中毒,因中毒而险些丧命,这是我们连参加修建襄渝铁路,来到罗家岭工地两个多月,所发生的第一次生死大难。
事情发生后,我们学兵九连的领导非常重视,立即组织勤杂班和炊事班人员紧急抢救,从我们驻地陈家老庄到沙沟十多里路,战友们抬着担架急速前进,硬是把中毒的十多位战友从死神那里抢了回来
走出家门两个月就遭受了如此重创,使中毒战友的心里很痛苦,过了好长时间才缓过劲来。
这次马桑果中毒事件当时在全团通报。在五八四七部队学兵连反响很大,各学兵连的家长们更加担心孩子们的健康和安全,家长们以各种方式关心着他们的孩子。
马桑果中毒事件给我们连敲响了一次警钟,让我们真切地感受到,今后的每一天,我们将会面临各种意想不到的凶险。经历了一次磨难之后,我们又成熟了一些,初生牛犊的习性依然没有改变。在这次马桑果中毒事件中,充分体现了战友们团结友爱的协作精神,大家没有被沉重的打击所击倒,而是重振旗鼓,以顽强不屈的精神圆满完成了我们连所承担的各项任务。
原铁道兵5847部队
学兵九连朱国俊
2021年4月26日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襄渝之友

GMT+8, 2021-6-14 23:18 , Processed in 0.020092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